哈薩克斯坦文字的“去俄化”與“國際化”

發布時間:2019-01-24 16:21????作者:江蘇翻譯小編
哈薩克斯坦曾是俄羅斯最忠實的盟友之一,但它決定要在七年內放棄西里爾字母(即俄語使用的字母系統),改用拉丁字母來拼寫哈薩克語。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國家媒體上發表署名文章說,1940年蘇聯讓哈薩克斯坦改用西里爾文字的決定是“政治性的”,改用拉丁字母的決定是哈薩克斯坦“國家現代化工程”的一個關鍵部分。
 
這是一個世紀以來哈薩克斯坦第三次改變書寫系統:1929年從阿拉伯字母改為拉丁字母;1940年從拉丁字母改為西里爾字母;2017年又宣布從西里爾字母改回拉丁字母。在哈薩克斯坦之前,與哈薩克斯坦同屬突厥語族地區的烏茲別克斯坦和阿塞拜疆都曾經歷過類似的變化,整個中東歐地區棄西里爾字母改用拉丁字母的國家更是多不勝數,這讓納扎爾巴耶夫的決定看上去更像是某種浪潮的一部分:蘇聯解體已近三十年,前蘇聯加盟國依然在逃離俄羅斯的路上。

小語種翻譯知識
 
2014年,為了在克里米亞事件中給俄羅斯尋找合理立場,俄羅斯一度頻繁聲稱“我們有義務捍衛所有講俄語的人口”。這句話并未在國際輿論中改變克里米亞入俄事件的性質,但卻在俄羅斯周邊地區引起了普遍不安。由于從沙俄時代一直到蘇聯時期漫長的“俄化”歷史,幾乎所有前蘇聯加盟國境內都生活著大量的俄語人口,在其中一部分國家,俄語普及率甚至高于本民族語言:這份名單中不僅包括當事國烏克蘭,也包括俄羅斯東邊的好鄰居哈薩克斯坦。
 
俄羅斯對非俄羅斯地區執行“俄化”政策的歷史至少能夠追溯到三百年前,而被視為維系國家團結的直接紐帶的俄語,則成為了俄化政策的核心。自十八、十九世紀陸續歸入俄羅斯帝國治下以來,俄語一直是哈薩克斯坦教育系統中的主要教學語言,哈薩克人也是整個中亞俄化最徹底的族群,直到十月革命爆發時,哈薩克語仍不被承認為一種獨立語言。1940年以后,由于擔心中亞地區泛突厥主義的發展,莫斯科要求哈薩克語改用西里爾字母拼寫,同時大幅壓縮了哈薩克語在基礎教育以及公共服務當中的使用范圍,致使本就力量薄弱的哈薩克語的普及率急劇下降。


1989年,有超過30%的哈薩克族人對自己的母語一無所知,只會講俄語的人則超過了60%,在城市地區,能夠流利運用哈薩克語的人不到總數的1%,還有研究估計,當時哈薩克斯坦全國人口當中能夠讀寫哈薩克語的比例不會超過35%。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多項政策的共同影響還造就了哈薩克斯坦異常復雜的民族狀況,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戰爭、政治運動和大饑荒導致哈薩克族人口銳減,同期斯大林的民族流放政策則導致哈薩克斯坦作為流放目的地接收了來源龐雜且數量驚人的外來人口。到1989年,名義上的多數民族哈薩克族事實上僅占總人口的40%,略多于俄羅斯族,而國內民族總數則達到了130個之多。
 
1989年,在蘇聯各加盟國此起彼伏的民族主義自主浪潮當中,哈薩克斯坦通過了將哈薩克語規定為“國家語言”的新法律,提出每一個哈薩克斯坦公民都負有掌握哈薩克語的義務。兩年以后,蘇聯解體,緊隨其后的是一系列試圖建設民族和尋找“本民族”身份的運動,隨著首都被從南方的阿拉木圖遷到北方傳統上更“俄”的阿斯塔納,意圖反制過去“俄化”政策的“哈薩克化”時代開始了。
 
與曾經的“俄化”政策一樣,哈薩克語也被作為“哈薩克化”運動的核心,哈薩克斯坦政府在全國范圍內開辦了免費的哈薩克語課程,將大量政府文件譯為哈薩克語,也強調要在各種正式場合使用“國家語言”。這一切的背后是獨立后哈政府試圖從上到下地重建哈薩克斯坦民族國家的努力,與其他前蘇聯國家相似地,在蘇聯式的跨民族、超國家理想破滅以后,民族主義成了獨立后各國的共同歸宿。

哈薩克語的去俄化和國際化
 
 
但在哈薩克斯坦,發展哈薩克語不僅是為了推動國家的民族化,還是為了推動國家的現代化。1998年,為了盡快實現哈薩克語的現代化,哈薩克斯坦成立了國家級別的專門委員會,致力于使哈薩克語成為科學、藝術、教育和政治語言。自2012年開始,納扎爾巴耶夫數次提及要將哈薩克語的拼寫系統改為拉丁字母,以“更好地適應現代技術環境”,從而促進“公共意識的現代化”。


А=А И=I Р=R Ш=SH Б=B Й=I С=S Щ=SH(SCH) В=V К=K Т=T Ъ不用寫拉丁字母 Г=G Л=L У=U Ы=Y Д=D М=M Ф=F Ь=J或不用寫拉丁字母 Е=YE Н=N Х=H Э=E Ж=J О=O Ц=C Ю=YU(IU) З=Z П=P Ч=CH Я=YA(IA) Ё=YO(IO) 
Q、W、X沒有對應的西里爾字母
 
西里爾字母與拉丁字母的對應關系
 
2017年4月,在正式宣布將啟動拉丁化拼寫改革的署名文章當中,納扎爾巴耶夫寫道:“我們必須理解兩大不容更改的原則:第一,沒有對民族文化的保護,現代化是不可能的;第二,為了向前走,一個民族必須將那些阻礙發展的過往因素留在身后。”
 
很顯然,所謂“阻礙發展的過往因素”指的正是現行西里爾字母,他同時表示,由于所有學校都開設英語課程,因此“年輕人在掌握拉丁化拼寫方面不會有任何困難”。
 
在納扎爾巴耶夫宣布這一決定之際,“哈薩克化”運動已經進行了二十余年,但哈薩克語仍未在日常生活或公眾輿論中取代俄語,哈薩克斯坦政府試圖在國內建立新的、以共同歷史為基礎的“哈薩克斯坦民族”的努力也因哈薩克民族主義者和境內俄語人口的雙重反對而被迫流產。
 
而與此同時,英語在整個前蘇聯地區影響力不斷上升,奉行平衡政策的哈薩克斯坦更積極普及英語,在哈政府制定的2011年至2020年國家語言發展項目當中,甚至已經提出了建立哈薩克語、俄語和英語“三駕馬車”的長期目標,致力于培養一定比例的三語人口。
 
如今,承載著“去俄化”政治努力和“國際化”夢想的哈薩克語言正在經歷又一場動蕩。
 

河北福彩3d加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