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語種人才緊缺會影響“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

發布時間:2019-01-22 11:51????作者:江蘇翻譯小編
中歐班列、中巴經濟走廊、匈塞鐵路、中緬油氣管道項目、希臘比雷埃夫斯港、贊比亞中國經濟貿易合作區……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快速推進,小語種人才需求呈井噴態勢,各相關語種人才供應紛紛告急。如何破解小語種人才稀缺困局,成為現實挑戰。
 
曼德拉曾說,用理解之語溝通,印入腦海;用鄉音之語交流,刻在心田。語言交流是文化交流的第一步,也是“一帶一路”朋友圈獲得理解、有效溝通、擴大交流的紐帶。
 
 “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中有53種官方語言,但截至2013年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時,全國高校外語專業招生語種只覆蓋其中20種語言。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李宇明曾說:“我們在‘一帶一路’上行走,行囊里邊最缺乏的東西之一就是語言人才。”

 
小語種語言緊缺

小語種人才到底有多缺?

 
2015年9月,巴基斯坦最高法院發布命令:要求政府部門將烏爾都語定為國家官方語言,全面取代英語的地位。而此時,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正駛入快車道,喀喇昆侖公路、加達尼和塔爾能源項目、瓜達爾港口運營、卡拉奇—拉合爾高速公路等項目相繼啟動。中國企業對烏爾都語人才的需求激增。
 
當時,我國通曉烏爾都語的人才卻十分有限。我國烏爾都語教學始自北京大學,雖然早在1954年就開始招生,但基本上是每4年才招收一屆本科生,且每屆都在10人以內。第二所開展烏爾都語教學的高校是北京外國語大學,于2007年首次開設本科專業,也是每4年招生一次,每次招收十幾個人。
 
無獨有偶。統計顯示,中國已連續多年成為埃塞俄比亞最大的貿易伙伴、最主要的外資來源和工程承包方。然而遺憾的是,中國懂埃塞俄比亞官方語言阿姆哈拉語的人才卻一直寥寥無幾。直到2013年9月,北京外國語大學才率先設置阿姆哈拉語專業,正式培養相關人才。
 
 “盡管中國目前215個院校有翻譯碩士授予點,但能夠滿足‘一帶一路’需求的復合型、實用化的職業翻譯人才及語言服務人才仍十分缺乏。”全國翻譯專業學位研究生教指委主任委員、中國翻譯協會常務副會長黃友義指出,中國參與國際治理才剛剛起步,“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60多年來首次提出的一個涉及60多個國家的國際合作倡議,讓沿線國家民眾知曉和理解“一帶一路”的內涵和意義,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要擁有一支精通當地語言文化的人才隊伍。
 
 “很多小語種人才的需求與國際關系密切相關。兩國關系好、有合作項目,相關語言人才需求就會激增,反之所需人才就會大幅度減少。有鑒于此,各高校開設相關專業時都十分謹慎,而且往往是四年左右才招一屆。”黃友義說,“本來小語種人才儲備就少,當遇到‘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需求爆發,相關人才的稀缺就突然凸顯出來。”
 
對小語種人才的稀缺問題,美國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高級翻譯學院前院長、中國翻譯研究院副院長鮑川運有不同的視角:“我感到,國內最大問題是人才使用的部門化傾向,沒有實現人才資源共享。現有小語種人才都分布在不同單位中,當別的單位需要時,即使這個人處于專業閑置狀態,往往也無法有效調配,這就造成了本來就不多的人才的進一步浪費。”




英語為何不能包打天下
 
6月7日到12日在浙江寧波舉行的第二屆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發展論壇上,匈塞鐵路將于年內開工的消息得到確認。匈塞鐵路是匈牙利、塞爾維亞與中國的重要合作項目,是中國鐵路成套技術與設備首次進入歐洲市場,不僅將有力促進中東歐地區發展,而且對推動中歐鐵路進一步合作具有重要的示范意義。
 
中國鐵路部門在與匈塞兩國開展合作中,既需要精通技術的人員,更需要掌握外語、能與海外企業和政府有效溝通和談判的復合型人才。而這種復合型人才的短缺,一直是中國鐵路部門揮之不去的煩惱。
 
 “既懂外語又懂工程施工、土建等專業的復合型人才,我們很緊缺。”山東青島鑫光鋼結構集團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該公司的產品已出口到沿線31個國家和地區,但小語種人才的稀缺仍是公司的一個“痛點”。
 
長期以來,中國企業“走出去”時,常常用英語作為工作語言,與各合作方交流。“用英語等通用語言來溝通,主要只能討論工作。而若能夠用當地人有感情的當地語言去與之交談,那才能夠建立友誼。”北京語言大學高級翻譯學院名譽院長劉和平說,“表情達意,語言是最好的工具。‘一帶一路’要實現互聯互通,語言互通是基礎。”
 
2017年4月,中緬原油管道工程正式投入運行。作為“一帶一路”倡議在緬甸實施的先導項目——中緬油氣管道項目的一部分,這一工程投運正在實踐造福兩國人民的愿景。中國石油集團東南亞管道公司總經理姜昌亮表示,“一帶一路”建設是互利共贏之舉,但施工項目要受到當地民眾歡迎,必須讓他們理解六個字“善意、誠意、雙贏”。而這六個字,無疑要通過通曉當地語言的中方人員,與當地百姓深入交流,才能準確表達與傳遞。
 
 “對于‘一帶一路’沿線小語種人才稀缺的問題,我們現在討論得比較多,重視比較多,但是行動起來有很多時候屬于情況不明,總有點盲人摸象的感覺。”黃友義認為,如何為“一帶一路”建設更好地提供信息服務、語言服務,應該有國家頂層設計。他說:“雖然我們國家已經完成了六次人口普查,但是沒有關于語言情況的普查。雖然我們是一個外語學習的大國,但是這些語言人才,國家并沒有掌握起來,需要用的時候,不知道這些人才分布在哪里。應該做一次語言人才的普查,建立全國的語言人才庫,并制定一個語言人才儲備的整體規劃。”
 
鮑川運介紹,其實已經有地方政府進行了一些卓有成效的嘗試。例如,廣西壯族自治區精心打造了人才工作平臺——人才小高地,先后建設56個自治區級和110多個市級人才小高地,覆蓋了全區重點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重點學科研究領域,也成功給全區語言人才建立了統一檔案,在需要時進行全區調配使用。人才小高地,使廣西在對東盟國家交流、合作方面,有效解決了小語種人才短缺的問題,很好地服務和助力了經濟發展。
 
 “語言服務需要市場。”鮑川運還認為,“時至今日,我們沒有建立一個完備的語言服務市場,需要人才時只知道到高校去找,效率不高,積極性也不強。這中間應該由人才市場來對接、來調節,把全國的語言人才更高效地調配、使用起來。”
 
一帶一路倡議與南京翻譯公司的全語種本地化翻譯服務

破解小語種的弱勢地位

 
庫爾德語、湯加語、科摩羅語……這些讀起來有點兒拗口,甚至根本沒聽過的語種,如今已成為全國多所外語類院校的新增招生專業。教育部最新公布的2016年度普通高等學校本科專業備案和審批結果中,30多所在京高校新增108個本科備案和審批專業,其中小語種專業有20多個。
 
 “這些新增小語種招生專業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語種是開設重點。”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一帶一路”語言服務中心主任彭冬林介紹,近幾年來,全國各主要外語類高校已經普遍增設“一帶一路”語種,北京外國語大學目前已經開設84個語種,2020年將達到100種,覆蓋了所有和我國建交國家的母語和官方語言。
 
語言類新專業的開設,是一個系統工程,且不說教學體系的建立,很多地方大學近幾年在開展小語種教學時,往往遭遇找不到合格任課老師的尷尬局面。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很多學習小語種的學生,并不是主動選擇的專業,往往是因為高考調劑被動地選擇了小語種,學習興趣和動力明顯不足。還有一些學生在選報專業時對小語種學習缺乏基本認知,因而缺乏專業認同感。
 
 “這就造成一些小語種學生的專業信心不堅定,時常產生功利思想和厭學態度,對這些不良現象要細致調研,反思教學培養模式中的弊端。”鮑川運建議,在小語種人才培養過程中,可以鼓勵他們根據興趣同時選修英語或者其他專業,這樣學生不用擔心就業問題,客觀上也培養了國家急需的復合型人才。
 
事實上,已有高校相繼開始探索人才培養的新模式。以中國傳媒大學的孟加拉語專業為例,專業制定了“復語型、復合型”的人才培養模式。學生除主攻專業語種外,還要精研英語并參加英語專業四級、八級考試,力爭成為“復語型”人才。在此基礎上,學生們還要選修新聞傳播、電視編導等具有傳媒特色的輔修專業。“雙語+某一專業技能”的培養模式,使小語種畢業生成為名副其實的“復語型、復合型”人才,在就業市場上供不應求。
 
但現實的問題在于,大學人才培養周期較長,也受師資水平限制,而“一帶一路”建設對人才的需求卻迫在眉睫,如何在短期內實現對人才瓶頸的突破?“人才培養也要學會‘走出去’。”黃友義這樣指出,“各用人單位,可以考慮把專業人才派到國外集中學習語言,在特定的語言環境中實現語言能力的快速提升,從而在最短周期內解決專業人才的語言問題。”他介紹,2016年我國已公派1063人出國學習培訓42個非通用語種。
 
彭冬林建議:“可以采取以高校為主體,協同社會機構和民間力量,開展多層次辦學。同時要充分利用現代技術和平臺,比如建設并開放在線外語課程,解決學習者時間和空間的障礙,改進小語種外語學習環境。例如,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正致力于通過中國本部以及十多個海外分支機構,為全球學習者提供‘一帶一路’國家語言學習項目,目前已經開發了30個語種的在線基礎課程以及語伴學習平臺,可以部分滿足‘一帶一路’語言人才培訓需求。”
 
文章轉載于求是網


河北福彩3d加奖